热门搜索

captcha index/\\think\\template\\driver\\file/write /home/page/uploadImg index/\\think\\app/invokefunction admin/\\think\\app/invokefunction index/thinkapp/invokefunction index/think\\app/invokefunction /Index/\\think\\app/invokefunction
登录成功

账号登录

还没有账号? 去注册 >

忘记密码

注册

已有账号 去登录 >

邮箱注册

已有账号 去登录 >

当前位置: 首页 / 吃瓜群 / 吴谢宇死了,陈立人还活着

吴谢宇死了,陈立人还活着

热门事件黑瓜吃料网吃瓜群吃瓜群免费qg吃瓜分享群

年关了,该还的债,都必须还了。

吴谢宇死了,陈立人还活着

昨天,历时数年之久、牵动亿万人心的两桩恶性谋杀案,终于法槌落地,尘埃落定。

食子的畜生和弑母的恶魔,同时被执行了死刑——死刑只是我国法律的极限,不是魔鬼罪恶的极限。

吴谢宇死了,陈立人还活着

十八层地狱里,从此多了3名新成员。

 

愿他们受尽酷刑,不得往生。

 

有媒体曝光了吴谢宇临死前的视频和遗言。

 

看完后,我在不寒而栗中,终于知道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书里,缘何用“主观恶意深,且毫无悔罪诚意”的铿锵措辞,来定性吴谢宇弑母案的滔天罪恶。

 

在那条只有短短数秒的视频里,吴谢宇面带微笑,甚至有点得意地说:

 

“那又怎么样?我不后悔啦!我不后悔我做的行为,不管一审二审都是一样,从不后悔,只有遗憾相随。”

 

吴谢宇死了,陈立人还活着

吴谢宇死了,陈立人还活着

吴谢宇死了,陈立人还活着

吴谢宇死了,陈立人还活着

吴谢宇死了,陈立人还活着

吴谢宇死了,陈立人还活着

“从不后悔。”

 

这4个字,才是杀死亲生母亲、诈骗一圈亲戚、伪造身份证件、和性工作者同居、到酒吧当男模、在全国通缉令下潜逃3年之久的吴谢宇,最真实、最残酷、最冷血、最可怖的内心。

 

至于之前,又是手写忏悔书,又是向亲属谢罪,又是对媒体发“我愿意用余生赎罪,为社会做贡献”的宏愿,如今看来,都不过是鳄鱼的眼泪。

 

心思缜密、智商超群的吴谢宇,不过是用精湛的演技,愚弄世人和法律罢了。

 

就像他当初残忍杀害独自把他养大的母亲后,还把一众至亲骗得团团转一样。

 

判决书上说得一点都没有错。

 

吴谢宇毫无悔改诚意,他自始至终都在想着如何利用人性弱点和法律空子,为自己洗白开脱。

 

他最后失败了。

 

因为,弑杀亲人,禽兽不如,法律不许,道德不忍,天理不容。

这也是吴谢宇被执行死刑之前,包括舅舅在内的至亲,都拒绝再见他的原因:

 

他是个冷血的杀人犯,他是个天生的表演者,他不配拥有亲情,他不该得到宽容。

 

 

吴谢宇死了,陈立人还活着


 

遥想昔日,他是:

 

全校第一的高考状元。

 

名扬福州的天才学霸。

 

号称宇神的北大娇子。

 

再看今朝,他是:

 

杀人弑母的罪犯。

 

瞒天过海的恶魔。

 

人人唾弃的死囚。

 

在30周岁生日即将到来之时,匆匆走完了这荣耀与罪恶交织的短暂一生。

 

吴谢宇死了,陈立人还活着

或许,那句话是对的:

 

有的人18岁考上北大,但22岁就成了杀人犯,不满30岁就成了死囚。

 

有的人30岁也没考上大学,但40岁儿女双全,家庭幸福,70岁依然老当益壮,踌躇满志。

 

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时区里。

 

有的人一开始灿若明星,最后被发现不过是裹着锦衣的魔鬼。

 

有的人一开始黯淡无光,最后被发现是点燃人间烟火的天使。

 

这个大雪飘落的年关,当北大学霸的吴谢宇,在死刑判决下停止最后一口呼吸。

 

而清华学霸的陈立人,成了大洋彼岸那桩震惊中外的著名杀妻案的嫌疑人。

 

吴谢宇死了,陈立人还活着

我们,刚拿到孩子期末成绩单的我们,总是“望子成龙望女成凤”的我们,把“考上名校,出人头地”当作教养执念的我们,当在祛魅与省察中,拥抱这样的认知:

 

成绩,不是衡量孩子的唯一标尺。

 

学校,不是评审孩子的单一砝码。

 

相比如何在考试中拔得头筹,我们和孩子共同习得的能力,当是在任何境遇里如何习得自洽的修行。

 

牛逼闪闪的学校、金光灿灿的学历,说到底不过是转瞬即逝的浮云,而良心沉沉、热气腾腾的心灵,才是永恒美好的人生。

 

行文至此,我不禁想起两件小事——

 

 

吴谢宇死了,陈立人还活着


一件是,去年11月,我在天津血研所陪父亲住院时,听到同病房一个大姐说的话:

 

“健康为王,善良至上。”

 

大姐读高中的16岁儿子,患有白血病,已休学两年。

 

另一件是,前天,回河南老家的我,在市中心医院陪儿子住院时,听到同病房一个二胎妈妈说的话:

 

“娃病倒后,我才想起来,他出生时,我对老天爷许的愿,是他健康长大,而不是考第一名。”

 

她10岁的儿子,刚刚被确诊了淋巴瘤。

 

吴谢宇死了,陈立人还活着

是的,我亲爱的朋友们,再也没有比健康更重要的事。

 

身体的健康,撑起灵魂的殿堂。

 

灵魂的健康,托起人生的浩荡。

 

相比考试和分数、名校和学历,为人父母的我们,需要时刻珍重并做到的是:

 

在麦田里守望,让孩子肉身安详,灵魂茁壮。